第二天醒來,或者該說其中一次醒來閒著沒事,就算了一下身上有多少管子。總計有:背後一條麻醉兼裝PCA用的;手上一條點滴;膝蓋一條排除污血用的;bi上一條導尿管。一共是四條。說到這導尿管,雖然在裝(?)的時候感覺很怪,不過一陣子之後就沒有感覺了,而且當你的膀胱有尿液的時候他就會自動透過管子流到吊在床旁邊的尿袋中,所以完全不會有想上廁所的慾望。而護士則是每隔一陣子就會來幫忙把尿袋換掉。

每天早上醫生都會來巡房。所謂的巡房,其實也就是來看一看病人的狀況如何,順便跟在一旁的護士小姐們講解一下這個病人怎樣怎樣。因為我住的是單人病房,所以醫生來房間只看我一個(廢話)。第二天早上醫生來的時候,他問我現在感覺怎樣阿?我一臉無奈的跟他說腳很痛,然後醫生就笑了(囧)。
因為我的傷口在膝蓋,所以看傷口的狀況時都要把袍子掀開。掀開也就算了,但是為何要把它掀那麼高呢?不是只要到膝蓋就好了嗎?幹麼搞到整個下半身都在見人...。第一次被那麼多人看還真的是不知道該害羞還是該無奈或是應該另有什麼感覺,不過,久了其實也就沒什麼好在乎的(嘆)!
其實最痛苦的事情之一是換藥的時候。因為換藥時會把傷口上面貼的膠帶撕掉,平常不動的時候腳都已經很痛了,在撕膠帶、塗藥的時候那更是痛到會冒冷汗。所以之後的幾天在換藥時,我都會要求先打個止痛再換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ty 的頭像
arty

arty

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