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談會結束,隨著散場的人潮,我們信步走出破屋大門。分不清左右,隨便挑了一個方向走。直到發現原來走錯路,便決定回頭。猛然一瞥,是間隱藏在小巷中的木雕店。屋主是一對老人家。
與破屋一樣位在北巷老街,不同的是,破屋有著刻意營造出來的隨意,老德木雕則是充滿著"站街(請用台語念)"的隨性。
原本只是想參觀一下,看看老德是何方神聖。沒想到老人家或許是看我們一臉興致昂然,便不斷地拿出東西來獻寶。
有用木頭雕刻、長約2-3公分的菜刀;有看著不知是哪間廟宇素描出來的神尊而雕刻而成的半身像;有看著報紙上的達賴喇嘛而雕出來的頭像,當然,連眼鏡也是自己雕;有一整套連人帶牛加車的老牛拖車組。不管是輪胎還是上下盤、車耳,都真的可以動(而且還是用hinoki刻的,一拿近,便聞到沁鼻的香味);也有全套的炊具,包括了灶、鏟、鱟杓、蒸籠、炒鍋;以前的汲水器、洗衣板、汲水的婦人、"乳母車(請念台語)"、可魯(伯伯強調牠是導盲犬可魯)。
這些現在人難以再見到的場景與物品,老德伯用他的巧手與耐心,一刀一刀的將之保存下來。沒看過的、不知道的,便翻書找圖片。
老德伯說,他都是無師自通,起源於2003年時,他兒子帶他到安平老街,買了三尊木雕娃娃。娃娃呈坐姿,但是沒有椅子,總不好叫娃娃一直蹲馬步練功吧!所以老德伯便決定自己做條長板凳,這一做便做出了興趣。
老德伯說,做木雕不是什麼"快活(請用台語念)"的事情,需要很有耐心,如果不是有興趣的人是做不來的。
而且老德伯覺得,找到這項興趣真是不錯。他覺得老人家要找點事情做。有些人不斷去拜訪老朋友,難免會造成別人困擾;每天面對自己的老伴,也不免會有相顧無言的時候。
問老德伯在這裡住多久了,他說"一世人囉"。原本住在西邊一點的巷子,約莫是開山宮那頭,後來他的長輩又買了現在這裡,他們就搬過來了。
我在想,眼看著新美街(舊稱米街)的興盛與逐漸沒落;水仙宮市場與賊仔市從日治時代的重要交易場所,到後來變成假日時,觀光客的集散地。我想問問如同老德伯這樣的當地耆老,對於台南的改變,他們是抱持著怎麼樣的看法。是覺得做的好,年輕人們保存老房子、舊文物,順便帶動了經濟發展;還是覺得亂來,那是人家的祖產、古厝,怎麼可以隨便動,而且還讓一堆觀光客來擾亂了寧靜的台南。我不知道答案,因為我沒有問。我不忍心在老人家很開心的向年輕人介紹他的寶貝時,問這樣嚴肅的問題。
夏日傍晚,老房子裡的白蟻總是迫不期待的在日頭落山前爬出,往有燈光的屋子聚集。由於沉浸在有趣的木雕,也沒有注意到天色已晚。等到回神時,日光燈下頭以聚集了近50隻不知是對著燈管取暖還是膜拜的白蟻。
驚覺叨擾甚久,連忙找空檔話別,說好了下次早點來拜訪,繼續聽故事。
老德伯打開大門,關上燈,讓屋中白蟻的目標轉向巷中的路燈。一邊乘著夏夜涼風,一邊為了沒有好好招待我們、讓我們因為白蟻的緣故而早點離去而感到抱歉。我說,我們才不好意思,您要休息了,我們還來叨擾,耽誤您的歇息。於是,我們的離別就在互相說抱歉跟再見中上演並落幕。

附註1.老德伯的小小菜刀現在有在賣。不管是木頭的還是白鐵的都是200圓

附註2.其實有拍很多照片,但是都不在我這邊。親愛的同學,如果你有看到這篇的話,可以將我有提到的物品各選一張相片寄過來嗎?謝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ty 的頭像
arty

arty

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