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村上春樹,應該寫不出一本『關於書寫,我想說的其實是...』之類的書。不過的確有些東西想抒發一下。

其實我很喜歡塗塗寫寫。但麻煩的是,我習慣把整篇文章想好了再動筆,偏偏想好了之後又懶得動了。所以許多想說的話、想寫的東西就這樣放在腦袋中生蜘蛛網。

另一個麻煩的事情是,我很龜毛。如果只是隨筆抒發就算了,反正就隨便寫寫,也不用讓人看得懂。
但有時候腦袋中就突然跑出一個故事或是點子,那就麻煩了。麻煩在於,我是用圖像式記憶的人,也就是說,我會把許許多多的東西圖像化來讓自己記住(所以看小說的時候很麻煩也很精彩,因為會在我腦袋中自動變成電影)。而麻煩在哪裡呢?就是我不太會把他反轉過來。也就是說,我不知道怎麼把電影改寫成劇本......。

所以,雖然現在腦袋中有幾個點子,但是應該會難產到死吧......。
不過目前最想寫得一個東西是關於西拉雅族的。其實這是看了盜墓筆記之類的小說之後出現的想法。西拉雅族在漢族來台之後,不斷地被騙地、被文化融合,之後甚至有大遷徙,但是現在的台灣人在文化上依舊看得到許多西拉雅族的影子...扯遠了。
我的意思是,是不是可以寫一個類似盜墓之類的小說,是以西拉雅族所留下來的遺跡為背景呢?雖然關於西拉雅族的遷徙,已經有許多專書及論文討論過了,但是我覺得這應該也是一個很有趣的題材吧。不知道有沒有人可以把他寫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ty 的頭像
arty

arty

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仔媽咪
  • ((拍肩))
    那就交給你啦 ,嗯~~


    我長期來都被你的置頂文章給欺騙了
    就是那篇台南美食
    讓我誤以為你沒有再更新過
    是突然發現是不是換過背景了 才發現明明就有新文章耶`~~


    哈哈哈 晚安